子辻

- 季節は巡る 変わってゆく何もかも。

子辻です

© 子辻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2015喻文州生贺] βιοζ-δ [[咏叹调project①


※人间蒸发的我喻×稳重的不烦的烦烦

※伪·西幻paro

※烦烦第一人称注意 失忆注意 意识流注意

※BGM超重要请务必配合食用



这是我第二百一十次来到这座废墟。

废弃的教堂,没落的神坛,都早已布满厚厚的灰尘。自从国家落入鬼物之手后,这片大陆就彻底失去了生机。


昏庸的王,迂腐的臣子,软弱的兵士,在那些没有思想,只懂杀戮的东西面前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偶。

而我,竟在那场恐怖而荒唐的战争中生存了下来。


醒来的时候,天空正下着蒙蒙细雨,身边士兵的尸体数不胜数,他们身上的血液随着雨水渗进他们身下的土地,将这片大陆染成血红,为这个国度的历史划上一个血腥气的句号。

军队全灭,国王被诛,平民百姓则被屠杀的一干二净,曾经辉煌的王城成了鬼城。

我倚着佩剑冰雨勉强地站起来,周遭尸横遍野,大脑中混沌一片,只记得昏厥之前鬼物的血盆大口、国家已没落的残酷现实、一座已成废墟的教堂、和一首歌。

我凭着模糊的记忆在郊野外找到了那座教堂,作为剑客的直觉让我意识到那里似乎隐藏着什么。


而那首歌。


那首歌使用的似乎是一种异乡的语言,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整首歌我所能译出的,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

erinnerst du dich noch?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in Wort Das du mir 你记得的当初对我说过的话
gegeben hast? 还有哪些?
erinnerst du dich noch?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n Tag Andem du mir 还记得那一天的你吗?

这些歌词……在昭示着什么?是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重要的人吗?


于是我开始一次次地寻找,

在一次次的寻找中,我找到了一些记载着那种异乡语言的羊皮卷随后成功的破译出了那首奇怪的歌,那首歌的歌词中寄托的情感,我暂时还无法理解。


在寻找的同时,我也得时刻提防鬼物的袭击。鬼物只会在一天中日出清晨的时刻休眠,平时都会有几只在教堂门口徘徊,所以我只有抓住那么几个小时的机会寻找关于我记忆的线索,毕竟要单枪匹马地与鬼物交战,形式必定对我不利。


今日是,第二百一十次来到这座教堂。

像往常一样登上被毁的神坛,换是整个教堂。清晨熹微的阳光从几扇还未破碎的彩绘窗中照射进来,空气中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下可以明晰的看见。

只是这阳光,再也不属于我们了。


嘲讽的勾起嘴角,根本无法抑制内心深处的不甘与痛恨,最后连大脑深处都刺痛起来。

颓然地倒坐在碎石上,头部的疼痛却让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


有谁曾和自己一起坐在这祭坛上,有谁曾温柔地唤自己的名字。

die Ruinenstadt ist immer noch schön 废弃之墟 依旧美丽

有谁曾在这神像前牵起自己的双手,许下愿望。

ich warte lange Zeit auf deine Rückkehr 我一直在这 守候你归来

有谁曾在自己将要出战前,向自己许诺『不管怎样,我都会在这等你回来』

in der Hand ein Vergissmeinnicht 手中紧握着 那支勿忘我


Vergissmeinnicht,勿忘我

15个字符,整首歌中最长的单词,最后一个破译出的单词

水蓝色的花朵,「请想念我,忠贞的希望一切都还没有晚,我会再次归来给你幸福」

脑海中逐渐清晰的,是「他」的身影

银白色的长发,长年不见光而苍白的皮肤,黑曜石般的瞳孔,黑色长袍,以及唇角温柔的笑容。


代表着黑暗的术士,拥有着控制精神的力量,被王软禁在破落的教堂中,以「异端」为名,

却仍渴望着光明,即使要背叛自己的宿命也毫不畏惧。

被游离的鬼物追赶的剑客与被软禁的术士。

圣殿骑士团首席剑客与「异端」。

过去的美好与悲凉的现在。


当我离开这座「牢笼」,奔赴战场时,曾递给他的那朵

「勿忘我」。Vergissmeinnicht。

他拿着那朵小小的蓝色的花,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不管怎样,我都会在这等你回来」

「到时候,我们将永不分离」

「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


那首歌,那段挥之不去的旋律。

Regentropfen sind meine Tränen 雨滴化作我的泪水

Wind ist mein Atem und mein Erzählung 风带来我的呼吸和故事

Zweige und Blätter sind meine Hände 枝叶化作了我的身躯

denn mein Körper ist in Wurzeln gehüllt 因为我的身体被冻结在根须之中

雨水、风、树。

wenn die Jahreszeit des Tauens kommt 当季节更替之时融解
werde ich wach und singe ein Lied 我将醒而歌唱

季节更替,万物苏醒。

但现在,我亲爱的,你在哪儿呢。


废墟之上,开出了勿忘我。

它们是那样飞速的蔓延着,几乎要布满整个教堂大厅。

我注视着这一切,我不需要惊讶,因为我知道这就是他,他就在这儿。

das Vergissmeinnicht,das du mir gegeben 你所给我的那朵勿忘我
hast ist hier 就在这里

他的魂魄,就在这里,吟唱着这首咏叹调。

我会等你回来的,在季节更替的时候,在冬去春来,冰封融解的时候,

我会一直等待着,因为我们承诺过的,永不分离。


苏醒,然后,歌唱。



FIN.


后记:

大家好,我是渊子辻。

当初入全职圈是被小伙伴安利的,附带一份喻黄安利【笑

所以第一个刷的cp就是喻黄,后来看了红伞太太的慢慢相爱萌上了喻队。

喻队是个很温柔很稳重的人,但正因为他温柔、稳重,所以他背负了那么多,直到别人难以看清他的真心。少天阳光、吵,但我觉得他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才会那么吵吵闹闹,在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情况下给别人的世界点上那么一盏强光灯,少天的心思好猜, 但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他也可以冷静、沉稳。喻队和少天就这样被彼此吸引着【笑

这篇βιοζ-δ 是我在2015年给喻队的生贺,于我也是个新的开始。

上星期上物理课时开始考虑这篇文,选了βιοζ-δ 这首歌而没有选βιοs原曲,是因为觉得喻队更适合这种温柔缓慢的旋律,也是对泽野大神的一个执念 可惜没有找到适合喻队的男声版【残念脸

在写的时候,因为是手稿,所以会考虑很多语言文字和措辞上的关系,尽量去改,但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有点怪,见谅【鞠躬

还有世界观,通常是写一点再往前去补全,但有些地方还是有bug,请无视【鞠躬

文中的「鬼物」大家可以去参考RWBY中的戮兽Grimm,这里权当是对英年早逝的Monty Oum的一个小小的致敬。

全篇中喻队和少天都没有出现名字,希望大家可以适应【跪

后记都这么乱七八糟 残念【跪

另外提一句,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写一系列咏叹调project,以泽野叔的歌为中心,下一篇会是乐乐的生贺,大家说用哪首歌lo主选择恐惧症【哭  在评论里面说啊lo主寂寞空虚冷【哭

有机会出本


最后,郑重地说

蓝雨的队长与基石,剑与诅咒的诅咒,喻文州

今天,2015年2月10日,生日快乐!



                                                                                                         渊子辻

                                                                                          2015.2.10  13:14






评论 ( 2 )
热度 ( 4 )
TOP